投骨

雷安雷
杂食
杰佣杰
佣园佣
其他杂
镜音双子
ATR
佛系画手写手
v家

楚路

屯了好久的糖,短小,第一次写楚路文!我爱他们!
 

      “你胖了,”楚子航捏了捏路明非腰上的软肉。
       “媳妇胖点怎么了,怎么了,软乎乎的不好吗!”路明非不开心地说,嘴里还不停地嚼着肥宅快乐片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,胖点好,软软的,有的地方还会出水也是软软的……”楚子航把下巴抵在路明非的肩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兄你又耍流氓,这种事就不要说出来……”路明非捂脸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,我只对你一个人耍流氓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楚子航看着他小男友的脸慢慢变红,满意地啄了一下对方的唇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晚,做吗?”

【雷安R18】

.小小的车
    

      安迷修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子,偷偷地跟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 恶党这是要去哪?
       安迷修开着一辆红色的跑车上路了。
       雷狮飞快地开着他那紫色的跑车,心想:安迷修那家伙怎么跟上来的?可不能让他去那种地方!这么想着,雷狮拐了一个弯,不见了踪影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有些生气,不禁加速。
        “呼——”一辆货车从前面滑过,安迷修没来得及踩刹车,撞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!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雷狮先生,请您不必担心,安迷修先生并没有什么大碍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笨蛋!开车都不小心一点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笨蛋,你要有事,我该怎么活下去!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妈的,安迷修快给老子醒过来啊!”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真吵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病床上的安迷修不悦地皱起了眉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,安迷修!”雷狮紧紧地抓住安迷修的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疼……”安迷修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,你没事吧?”雷狮放开了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事,倒是你,你怎么在这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一听到消息后就赶过来了”雷狮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呵,那还真是辛苦你了”安迷修不悦地说,还装着很难受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雷狮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哼,那你怎么赔偿我啊?”安迷修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既然,你没事,那就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雷狮扑过去用力地吻着安迷修,“就这么赔偿好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出乎意料的没有反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雷狮的分身早已肿胀起来,他缓缓地脱下裤子和内裤,露出了紫红色的分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的伤还没好,你要轻点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脱下裤子,摊开四肢,任雷狮在上面留下痕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雷狮的手探到安迷修的小穴里,轻轻地伸了进去,几乎不用做什么,雷狮就很容易扩张安迷修的小穴,他把手指抽出来,提起早已肿胀的分身对准安迷修的小穴直直地插进去,安迷修一直隐忍的声音这时候完全释放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夜缠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早已筋疲力尽,他用了仅剩的力气说“我爱你,雷狮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也爱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小的车,我力挺马队。